商事争议解决律师执业之道与术

原创    盈科法匠律师    2021-01-26

图1.jpeg

在技术驱动法律背景下,越来越多的李沧律师开始通过科技工具提高工作效率,这不仅仅是将纸质文件数字化,更意味着律师的工作已进入理念重构时代。对于商事争议解决律师而言,这种变革可分为三种:

一、项目化管理

项目化管理,就是借鉴企业的项目管理模式,视某项律师业务为一个项目,将工作内容分拆为多个任务模块,设定完成期限及标准,通过流程化和清单化等管理措施推进工作进度、达成工作目标。

法律服务是个性化的。项目管理的优势恰好在于,将个性法律服务的共性提取出来,实现资源、时间和成本的整合与控制,这一理念有助于调整律师的传统思维和工作习惯,用长线视角形成落地方案。

01流程化

律师行业对实务经验的依赖较为明显,新人培养周期长、成本高、成长慢问题已是老生常谈,低年级律师积累慢、流动快,甚至野蛮生长的现象依然存在。流程化、清单化的管理手法能够降低新人培养的重复率,有助于帮助低年级律师快速适应常见实务场景。

以律师代理一审商事诉讼案件原告为例,对应服务流程大致可以分为六类:客户接洽、案件论证、签约委托、文书制作、诉讼应对(立案、保全、庭审)、判决解析;每个流程中,可同步嵌入具体工作细节清单,以及对应文书模版。

02精细化

精细化管理聚集在客户需求上,追求更高效率、效益和更强竞争力,尤其适用于专业岗位。精细化管理的核心在于,实行刚性的制度,规范团队成员的行为,强化责任的落实。

将简单的问题复杂化,不仅是律师的基本功之一,也是精细化管理的体现。以律师代理二审商事诉讼案件被上诉人为例,庭前准备的工作细化至少应包括:答辩状的反自认审查、纸质及电子版备份,答辩要点提炼(三分钟之内);上诉人补充陈述预判及回应;一审证据梳理重排备份(以二审合议庭的视角);上诉人或有新证据预判及质证(程序及实体抗辩);法庭发问预判及回应;二审合议庭类案检索分析。

图2.jpg

03可视化

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,也是律师的基本功之一。律师深耕案件的同时需确保客户的知情权,将服务内容简洁化、可视化,便于客户迅速了解律师的服务措施、效果、用时、取费。

以律师代理商事诉讼或仲裁案件为例,律师可通过工作函、课件演示、各类图表等方式,向客户定期反馈案件进度和阶段性成果,包括:庭审/仲裁庭成员分析、庭前预案、庭后报告、结案报告、商业改进建议等。

二、协同化作业

01层级清晰

没有完美的个人,只有完美的团队,团队协同作业已经成为当下律师服务的主流模式。基于商事争议解决的个性化特点,律师服务团队需注重工作质量、效率及配合度的结合,并可按照三级金字塔结构搭建。其中,第一层级为督导律师(宜为执业十年以上的资深合伙人);第二层级为主办律师(执业时间三至五年);第三层级为协办律师(低年级律师或实习律师,需熟悉诉讼仲裁流程)和/或项目秘书(行政人员也可)。

02分工明确

在项目个案中,律师服务团队每位成员的工作量需结合预估数据分拆,并视每位成员的优势特点分配工作内容;同时,团队成员需互为AB角,便于协作中随时补位。

以商事诉讼和仲裁案件庭审为例,在陈述、举质证、发问/回应、辩论的每一个环节中,出庭律师们均需明确主辅关系,相互补充、提示,确保庭审效果达到预期状态;如出现突发情况的,则应由资历较深的律师出面应对。

03响应迅速

对于客户的每一个问题,律师服务团队均应给以最快速的解答,能在当天完成的,不宜超过12个小时;能在12小时内完成的,不宜超过24小时。基于效率原则,向客户反馈信息的方式可以是先口头、后书面,不可三言两语,也不必洋洋洒洒,具体篇幅视情况而定,完成比完美更重要。

以商务谈判为例,不论是与客户的提前沟通,还是代表客户与商业对方的会议磋商,律师服务团队均应制作法律备忘录提交客户,除依据谈判双方的共识、争议设计修改商业合作法律文本之外,还需提供法律层面的可操作性论证意见,对下一步的谈判节奏与内容进行预设。

图3.jpg

三、超值化服务

01精读需求

法律服务的需求日益复杂化,且呈现跨行业、跨专业的特点。律师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,必须充分解读客户的真正需求。

以开发商自持商业物业的租赁合同纠纷为例,开发商作为出租人在乎的绝不只是欠租的清收,更是降低物业空置率以及最大程度拉动物业所在区域的客流及消费。因此,争议解决律师在代理此类案件时,不能只将开发商主张的清收和解约理解为服务需求。

02改进建议

律师的服务内容需以合同条款与客户授权为依据。从这个角度,律师没有义务提供超范围服务。

然而商事争议源于商业活动,争议的发生绝非偶然。一次法律服务的顺利完成,也不代表客户的同类纠纷不再出现。通过个案的服务,争议解决律师可考虑就发现的客户问题提出改进建议,促成客户对商业运营管理升级解决方案,这也有助于律师熟悉客户的商业思维。

03持续关爱

专业化、精细化、定制化的服务可以打动客户,但无法持续留住客户。在争议解决服务结束之后,律师应通过讯息分享、文章推送、活动邀请等方式,保持与客户的后续链接,为获取后续业务机会留足可能。

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使得人们的民商事活动越发频繁,法律服务必然需要更加具体、精细,以便客户能够一目了然;而律师的工作也需要借助项目化管理及协同化作业,从而优化工作模式,提高工作效率,达到客户和律师的双赢。


扫一扫关注微信